笑伪女孩!

这里是爱尔兰!!
很开心和你们做朋友~
all伪超级好吃!!!
【主要吃笑伪】
不雷任何伪酱受的cp!!
屠皇们太可爱了!!

【沙雕向all伪】如果屠皇们看见了自己的同人..?(1)

前言:对不起啊诸位我最近可能很低产因为我的手机因为考试没有考好没收了,最近只能很难的产文。


这个我打算写长篇,感谢支持!!!!至于cp好多我可能没有写到,小伙伴们不要急,因为这只是p1,后面我会多写的~




1.

  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可能屠皇们都是高冷至极的,他们只会享受着屠杀带给他们的快感,然后收货他们的战果,被称之为“星星”的东西。

 

  但其实,如果你这么给屠皇下定义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屠皇们除了爱丽,别的都是有着奇葩中二,甚至还有些令粉丝们震惊的性格。

 

  粉丝们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是在微笑这个平易近人的小天使身上发现的。

 

 

  “好了,今天就这么结束啦,大家晚安。”微笑笑眯眯的欣赏着今天排位的战绩,一行一行的大获全胜简直不要太爽。

 

  这时,密密麻麻的弹幕中有一个突兀的话引起了微笑的注意。

 

  “笑笑有没有看过自己的同人啊?”

 

  微笑最近一直都在刷星,而且最近沉迷于排位的他自然是没有时间了解自己以外的东西,因此微笑小天使没有感觉到,那个危险的词汇攀上了他的脊梁骨。

 

  他甚至认为他要去看看。

 

  登上同人网站后,微笑立马搜索了自己的名字,这时候突然发现每一个屠皇都有自己的同人模块,不同的图片和文字映入了微笑的眼帘。

 

这时候一个叫【笑伪车下药play】的东西让微笑好奇地点了进去。

 

  不一会儿,一个新的世界观的大门敞开了。

 

2.  

  寒冷的天气总是会让人莫名感觉失落,刚刚丢了好多星星的虚伪为了安慰自己去超市买了一箱旺仔牛奶,上楼的那一刻,看见微笑黑着脸走了过来。

 

  还伸出了他的手。

 

  虚伪很感激的把那一箱沉的要死的牛奶递给了微笑,自己还露出了表示感谢的无比可爱的笑容。

 

  “谢谢你啊笑笑。”

 

  虚伪说完后就后悔了。

 

  微笑把那箱牛奶直接踢倒,然后快速的伸出手来勾住虚伪的腰,另一只手直接一用力,横抱起虚伪来。

 

  虚伪突然被吓了一跳,两只腿疯狂的踢着:

 

  “卧槽微笑快把我放下!牛奶都要坏了!!!”

 

  微笑选择无视虚伪的话,他低下头看着虚伪的侧颜,貌似在找的什么。

 

  虚伪也害怕了,像一只毛绒的乖巧小球缩在微笑的怀里。甚至微笑感觉虚伪的身子在轻轻地发抖。

 

  突然,微笑低下头含住了虚伪的后耳垂,甚至还重重的呼了一口热气。

 

  虚伪从来没有受到这么陌生的快感和刺激,直接挺起了腰冷不丁的叫了一声

 

  “恩!”

 

  这时候微笑也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了一样,赶紧的把虚伪放下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只留下虚伪红着脸把牛奶重新搬回自己和德发的房间。

 

  微笑是不是疯了?虚伪默默的想着。

 

3.

  回到自己房间的微笑真的就像是虚伪所说的那样子,和疯了一样的打开电脑,在笑伪的同人网站上点开一个博主。

 

  那个博主的记录全是什么:

 

【笑伪车厨房play】

 

【all伪 车 3p注意】

 

【蒹伪车囚禁play】

 

【德伪车代打什么的需要点代价吧。。?】

 

【叽伪车病娇向】

 

……

 

  微笑手指颤抖着看完了所有的文章,他感觉自己收到了什么心灵的冲击了一样,打开了自己的房门透透气。

 

  一抬头看见虚伪靠在了叽叽的身上一起喝旺仔牛奶,蒹葭宠溺的摸着虚伪的头,德发在一旁给虚伪代打的场面。

 

 ……

 

 呕……

 

  微笑在厕所里好不容易的吐完,铁着脸,而大脑中却不受控制的回想到各种all伪体位。

 

  这是假的,这是假的。

 

  微笑不停地告诉自己。

 

  敲李奶奶!!为什么写的如此真实啊!!!

 

  微笑一点都不认为这是假的。

 

  他回去就私信了博主。

 

4.

   博主后来给他发了一万多字的道歉信,表达了自己很抱歉给微笑带了这么多的麻烦,并且声称自己写的绝对是假的。

 

  不可能!你为什么写的如此真实?!你明明不可能那么了解我们!!!

 

  微笑质疑道,毕竟虚伪的敏感部位是后耳垂什么的他这个粉丝头子都不知道,经过试验后发现这个小细节竟然对上了,在那些开车的文章里,很多微小的细节描写直接和真实的情况中对上了。

 

  真是细思极恐。

 

  来自博主的信息刚刚弹出来微笑就赶紧的点了进去。博主则用异常冷静的文字平平淡淡的恢复了微笑三行字。

 

  哦好吧。

 

  


   其实,

 

  



  我是欲为。

 

  


  卧槽????!!!!!!!

 


微笑差一点把嘴里的咖啡吐在屏幕上。


【未完待续】

 



我爱沙雕。
杰裘真好吃!!!
我从每天老福特每天只有一篇文章或者没有的时候就开始吃,吃了一年了!!
那时候真的痛苦啊。
真怀念以前太太产的粮食qwq真的有杰裘的感觉!!
第一次献粮!!
杰裘越来越好呀!!

我心中沙雕后的笑笑?
对伪酱痴迷的笑笑er
多迷人的表情er
妙啊

【沙雕系列】如果屠皇们看见了自己的同人..?{不是正文}

这是新坑!
不会有虐
绝对沙雕!!!
除了笑伪你们还看什么cp呀评论区里说!!!

难以表示 【HE】(1)

我要出个几集的样子吧?你们说要HE的多一点,那我还是HE把。

这是第一集注意!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

            

  微笑踏着轻快的步伐,落在了大理石台阶的声音渐渐被微笑愉快且轻柔的歌声盖住了。


  砌着有奶油色装饰的红砖的花店刚刚被清晨第一缕阳光照亮,朦胧的雾气使门前的那些花朵们更加迷人,那些花朵都娇艳欲滴,勾着路人们的心。


“先生,您想买花吗?”


  花店的店主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她扎着俏皮可爱的双马尾,将微笑请入了花店的内部。


“小姐,请给我来一大束玫瑰,再好看的那种。"

 

  姑娘笑着把最艳丽的一束玫瑰细致的包好,还体贴的扎了一个蝴蝶结在上面,顺便还拿出了一张卡纸。


  “这位先生一定是去表白的吧?用我替您写些什么吗?”


  “那就劳烦您写上‘I LOVE YOU’吧。”


   微笑都察觉不出来,自己的嘴角轻轻的翘了起来。阳光慢慢透过了窗户,洒在了微笑迷人的脸庞上。


----------------------------------------------------------------------------


  “欲为你快来啊,说好我们要去伪酱家里的。”


  “好了好了,还不是和你一起去表白?等等我,我还有一个路口就到了。”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不耐烦的男音,微笑则一边催促一边等着红绿灯。


   狗欲为,说好一起去的呢?!


   嘟嘟嘟的灯不停地发出使微笑有些燥烦的杂音,等了半天还是不见红灯变绿。


   微笑感觉自己快等不下去了。


   他张望着四周并没有什么车辆,便跨步冲向了对面。

  

   就在此时,那张蓝色的小卡纸从花束里飞了出来,微笑急忙去捡,突然背后听见有人在大声呼喊着什么,还没来得及察觉,就感觉到了上天的快感和落地的沉重,额头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

   车辆的滴滴声和哭闹声连成一片,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朦胧的看见了一边被车轮胎碾碎的玫瑰花,花瓣撒了一地。


   甚至那张蓝色的小卡片安静的躺在了花瓣堆中,上面的“I LOVE YOU”格外醒目。


   然后,微笑就昏昏沉沉的闭上了沉重的眼皮。


----------------------------------------------------------------------------


   欲为表示自己很懵,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面的街口有不少的人围观,人们的哭喊和尖叫使欲为的耳膜有些痛。


   妈的,为什么微笑的电话打不通?


   欲为不停地抱怨,突然余光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同的是,那个身影躺在了马路上,身上全是浓稠的血液,而几瓣玫瑰躺在了上面。


   欲为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在做梦,随后几秒钟后,他大吼了起来:


  “救护车呢?!”


   ……


   欲为背起不知死活的微笑往旁边的医院里跑,甚至还感觉有什么液体留在了自己的身上。


   顾不了那么多了。


----------------------------------------------------------------------------


  “真是庆幸,微笑先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欲为看着已经被清洗干净、套上那刺目的病服使皱了皱眉,而医生的话并没有使他的眉头舒展开,而是更加锁紧了。


   消毒水的味道和心跳检测仪上轻轻起伏的线条,周围白色衣服的护士和医用器械,而身旁还有一个和死了没有区别的病人。欲为叹了口气,任命的摇了摇头。


   “哦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熟悉的笑声使欲为一震,刚刚昏昏欲睡的感觉瞬间消逝,而猛地看见微笑的手机上显示的“伪酱来电”。


   哦,欲为该怀疑要不要让微笑换一个手机铃声了,想想大半夜微笑听见如此魔性的虚伪笑声,不会做噩梦吗?


  “喂?我是欲为,微笑在医院里。”

  

  “笑笑他怎么样了?”

  

  “还好,应该没什么问题。”

  

  欲为挂断了虚伪的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低沉的音线有豪不掩饰的惊慌。


  一切都会好的吧?


  欲为自我安慰到。


  外面已经是黑夜了,天空上有几颗小星星闪烁着,如果不是在外面,一点也察觉不出凌冽的寒冷。


----------------------------------------------------------------------------


【未完待续】


   

有时间就写这个!
你们说是HE还是BE!!

一个脑洞

我在想如果笑笑是个机器人
和伪酱做的时候那个地方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转,还会雷达扫描敏 感 部位吧(滑稽

卧槽妙啊~

绝望的爱(笑伪小甜饼?

我明白这个梗一直有人用,但是我还是想以我的手法虐这对儿cp。(欲为微笑友情向注意!!!)
  其实我人不会虐。
  希望你们能在评论区里多多发言,我很开心你们的喜欢!!!
   
 
 
 
 
 
I feel that I am in love with a person who does not exist.
(我认为我爱上了一个不存在的人。)
 
 
  微笑的房间出奇的大,仿佛就像一间两人住的房间。
  
他总是喜欢在自己的房间里,在那个空旷昏暗的地方。
  
不错,不知道什么时候,微笑就很少在自己的房间点过灯。
 
他总是喜欢点蜡烛,他喜欢就只有一丝橘黄色的光芒洒在他苍白的面容上,望着蜡烛上的火苗一点点摇曳,就像是欣赏最美的景色。
 
和微笑合租的欲为开始担忧了起来,他从来没有去过微笑的房间,很少看见那个男孩出来。那个男孩经常面容僵硬的拿着一支蜡烛,轻轻的吻着,又用颤颤巍巍的手抓起一根火柴,划出最美丽的火光。
 
欲为一直以为微笑的精神有问题,但是渐渐的让他深深的理解到,微笑不止是精神上有问题。
 
他还会时常咳嗽,紧接着,吐出一朵朵的花来。美丽的花朵伴随着本身的清香和血液的腥气一起从微笑的嘴中涌了出来,粘稠的血液和蓝色的花瓣悄无声息的一点一点坠落,静静的落在欲为的身上。
 
“鸢尾?”
 欲为捡起了一朵小小的蓝色花瓣,静静的看着微笑。看着他不停的咳嗽,洁白的地毯已经染上斑斑血迹。
 
 一点也不好的点缀。
 
“你告诉我,你怎么了?!”
  欲为震惊的看着淡蓝色的花瓣一片一片轻轻地落在了白色的地板,染着蓝中杂着红。
 
“医生说这是花吐,治不好的绝症。我找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找回来我所爱的那个人。”
 
微笑用力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故意做出坚强的样子,自信的笑了笑。
 
就犹如黑暗里的一抹光。
 
“你爱的人是谁你总的告诉我吧!”欲为第一次愤怒的把微笑摁在墙上大吼,他知道这个倔强逞强的兔崽子绝对不能这个时候放任不管。
 
这可是危及到,他的生命啊。
 
“欲为啊,我有个请求。”
 
微笑低下头摘掉身上细碎的花瓣,
 
“你可以稍微小声点叫我一声笑笑吗?”
 
“因为,很像的那个声音。”
 
“什么?”
 
————————————————————
 
Do you know?
(你知道吗?)
He's hard to find.
(他好难找到啊)
Hard to find, the ends of the earth, hell Paradise can not be found.
(难到,天涯海角,地狱天堂也找不到。)
 
 
深秋的夜晚是静谧的,窗外的月光柔和的洒在了河面上,潺潺的流水声仿佛可以使一切都安静。
 
欲为邀请微笑来这里欣赏夜景。尽管是半夜了,但是河边也有不少的人。他们拿着五彩绚丽的河灯,把美丽的光芒轻轻的放在了河面上。欲为买了两个河灯,微笑拿的,是一个星星状的灯。
 
光芒照在微笑惨白的脸上,灯光随着风摇曳着,微笑的眸子明明灭灭,但最后还是暗淡了下去。
 
“微笑啊,你不会这个都不会玩吧?”
欲为笑呵呵的把自己那个荷花灯放在河面中,随着河流缓缓带着柔和的光芒飘向远处。
“怎么不会?”
星星河灯发出耀眼的金光,但是却不是那么的刺眼,一闪一闪的。
 
各种的河灯在河流上漂。
 
突然地,一颗流星划过了夜空。
 
“看来今天真的是很美丽啊?”
 
欲为望着微笑叹了口气,看见了他攥紧的手心里有一大片的花瓣。
 
“又有一个人逝去了啊。”
 
 
 
“今天手气真的是意外的好啊,竟然三个厄运震慑。”
 
欲为结束了游戏,疲惫的靠在了椅背上。品了一口苦涩的咖啡,然后准备和粉丝们说再见。
 
突然,门被打开了,微笑靠在了门框上,手里摇晃着手机。
 
“你也玩第五人格?”
 
“当然,我一直练小丑。”
 
这个时候,欲为才发现自己没有退直播,麦和摄像头都开着。
 
此时的直播间里的弹幕都炸锅了。
 
“卧槽啊啊啊啊微笑男神来了!!!”
“两位屠皇在一起了啊啊啊啊!!截图截图!!!”
“我去,为什么微笑和欲为同居?信息量过大!”
……
 
欲为瞬间点击了小红叉,立马退出了直播间。沉默了许久,然后首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听说你是屠皇榜前十?以前还当过第一?”
 
“我不是名副其实的屠皇。”
 
“别逗了,这个排名可不是乱开玩笑的。”
 
“我是和那个人学的技术。”
 
“哪个人?”
 
“……”
对话就这么结束了。
 
 
"Star-dotted night, sending out the light of moths to put out the fire."
(“繁星点缀之夜,散发飞蛾扑火之光。”)
I've been looking for you.
(我一直在找你啊。)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you been?
(很久了,你去哪里了呢?)
I can't find you.
(我找不到你。)

其实微笑一直在寻找那个人,那个他所爱之人。
 
但是他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在天涯还是海角,天堂还是地狱。
 
每到半夜,他就忍不住的咳嗦,吐出大瓣大瓣的花朵。花朵轻柔娇弱的粘在了洁白的被褥,而蜡烛的光映照孤独的身影。
 
他心知肚明,他活不长久了。
 
万一,明天就可以找到他了呢?微笑活下去的动力就是那个人啊。他每一次都会甜蜜的幻想过,如果他见到了那个人,要送他一大束玫瑰还是陪他去看星星,放河灯?
 
他的手臂上还有一道道很深的疤,微笑怕自己把那个人的名字忘了,就拿小刀刻在了手臂上。
 
那个名字,可是怎么也不能忘掉的啊。
 
虚伪。
 
那个疤的名字很模糊,但是微笑每天都会看着它笑。
 
 
 ———————————————————

I can't fi n d you.

今天是微笑的生日,他准备去买些吃的。
走之前他还不得不听见烦人的欲为的声音:微笑啊别忘了给我买两瓶奶。

“好啦,给你买几瓶是了。”
微笑抱怨着该死的天气,一边出了门。

在这段时间里,欲为负责给微笑定制了一个蛋糕,他乐呵呵的想,微笑一定会喜欢的。

微笑回来的时候都很晚了,他一进来就看欲为神秘的打开了蛋糕,是他最喜欢吃的巧克力味,表面还涂着红色的果酱。

上面还写着:
“祝笑笑生日快乐。”

“开始吹蜡烛吧,微笑。”

欲为开心的点燃了蜡烛。

微笑点了点头,他大大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火光摇曳,轻轻地吹向蜡烛。

漆黑一片。
————————————————

微笑在恍惚中听见了非常熟悉的低音炮,不知怎么了,他感觉眼角湿了。

是伪酱的声音啊。

虚伪轻轻的说:

“笑笑。”

“你终于找到我了。”

—————————————————

微笑没有醒过来。

欲为哭着把他送进了医院,看着微笑的心脏波图一点一点的平缓。

微笑的嘴角第一次上扬,像是吃到了蜜糖的孩子。

欲为叹息,他很久都没看见他那么笑了。

微笑的衣服被花瓣和鲜血染红了,那么夺目和孤独。

医生摇了摇头,说:

“知道吗?他的花语。”

“是绝望的爱。”

欲为抚摸着微笑僵硬的嘴角,叹息道

“是啊,爱上死去的人,也是一种绝症吧。”


一颗星星划过了夜空。

END




屠皇们的论坛体和伪酱给微笑表白
嘻嘻嘻

满10粉贺!!!(点梗

好吧最近开车的话风头有点大,等风波过去了我们开一辆车。你们可以先点梗哦~
(我jio的歌星微笑x夜总会虚伪不错(gun